<fieldset id='4xvh2'></fieldset>
<i id='4xvh2'></i>

  • <tr id='4xvh2'><strong id='4xvh2'></strong><small id='4xvh2'></small><button id='4xvh2'></button><li id='4xvh2'><noscript id='4xvh2'><big id='4xvh2'></big><dt id='4xvh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xvh2'><table id='4xvh2'><blockquote id='4xvh2'><tbody id='4xvh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xvh2'></u><kbd id='4xvh2'><kbd id='4xvh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xvh2'><strong id='4xvh2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4xvh2'><em id='4xvh2'></em><td id='4xvh2'><div id='4xvh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xvh2'><big id='4xvh2'><big id='4xvh2'></big><legend id='4xvh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4xvh2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4xvh2'></ins>

            <dl id='4xvh2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4xvh2'><div id='4xvh2'><ins id='4xvh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桃花依舊,相思難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微風徐來,一陣桃花雨落。阮氏靜坐案前,手執一盞桃花酒,面上笑容凝醉。他說待桃花爛漫之時就會歸來,言猶在耳,他卻再難赴這桃花約。

            猶記那年初嫁,她隻無意中提到很喜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”之句,他便在院內種滿桃花。兩人一同站在樹下,他將桃花簪在她鬢間,笑說人比花嬌。她卻撲哧一笑,這話與事實實在相差甚遠,讓她不由回想起他們成婚那晚……

            洞房花燭夜,許允手持玉如意,帶著憧憬與忐忑,挑起新娘的喜帕,下一刻,玉如意便自他手中猝然墜落。他從未想過新婚妻子竟會長得如此醜陋!他隻看一眼便心生厭惡,隨後奪門而出,空留阮氏獨對紅燭殘照。

            此後,許允再不肯邁入新房一步,平日裡若偶然遇到,也會遠遠避開。直到那日好友桓范前來相勸,他才終於強逼著自己重新走進新房。

            房內依然點著紅燭,燭光柔和地映在阮氏臉上,許允再次看向妻子,仍如新婚那夜一般轉身便要離去。但阮氏這次並未放他離開,她疾步上前,一把拽住他的衣袂。

            他掙紮著想要離開,可阮氏卻怎麼也不放手。情急之下,他脫口而出:“婦有‘四德’,卿有幾?”

            古時女子四德謂婦德、婦言、婦容、婦功。許允言下之意是,阮氏與四德中的任一德都無緣,有何資格阻擋他的去路?

            “我所缺的僅是容貌。”豈料燭光下的阮氏不卑不亢,擲地有聲地反問道,“士有百行,君有幾?”聽聞此言,許允當下自信滿滿地答道:“我自是百行皆備。”

            但阮氏的再次反問卻徹底擊碎瞭他的驕傲:“夫百行以德為首,君好色不好德,何謂皆備?”這樣的話,非德才兼備之女子,定無法言出。

            他歷來以君子自居,不料今日卻被一介女流駁得啞口無言,羞愧不已。

            是啊,隻因妻子貌醜,他便拒絕去瞭解她的才情德行,這又怎稱得上是百行皆備?思及此他緩緩回首,重新審視立在燭光裡的妻子。

            事過多年,他時常感慨上蒼厚贈瞭他一顆璀璨明珠,可他卻差點愚昧地將珍寶舍棄。再憶起那晚,他很慶幸妻子能再給他一次機會,讓他重新認識她。自那晚後,他再不敢小覷她,雖還未能十分適應她的容貌,卻不再反感與她接觸。

            阮氏的聰慧機敏遠不止於此,她在內可紡紗織佈、相夫教子,在外也頗有識人之術,多謀略,常給許允意想不到的幫助。起初他對妻子插手外事頗有微詞,可後來發現阮氏察覺出他的不悅後不再多言時,他竟有些不知所措。至此,他才知曉妻子於他而言是何等重要。

            於是他便事無大小都去詢問她的建議,也會體貼地為她做暖心小事。阮氏體寒畏冷,每逢冬日,許允都會為妻子烹制溫熱滋補的飲食。夜間就寢時,若發現妻子雙足冰冷,他會用自己的腳捂暖她的雙足。他因她的一句話種下滿院桃花,並許諾每年桃花盛開時,無論多忙都會回傢陪她賞花。

            為瞭彌補曾對她的虧欠,他常送她華美衣衫、精致釵環,當她穿戴上這些物什時,他總會連連誇贊“吾妻甚美”。原來不知從何時起,她的容顏在他眼中已不再醜陋,而是如一朵嬌花在他心中綻放。

            兩人相處日久,許允越發覺得妻子不同於那些庸脂俗粉。她的明察決斷和智慧謀略總能在關鍵時刻為他指點迷津,助他渡過難關。

            那年魏明帝聽信讒言,以為許允濫用同鄉,便派人捉拿,要定他罪行。阮氏見此情形,連鞋襪都顧不上穿,一路追著丈夫來到大門前,鄭重叮囑:“對英明的君主隻能用道理去取勝,很難用感情相求。夫君,你到禦前定要陳明道理,好讓陛下做出正確的決斷。”

            許允被帶走後,全傢人都以為大禍臨頭,一時間哭聲此起彼伏,唯阮氏鎮定自若,一面熬粥,一面勸慰傢人。

            果然,許允對魏明帝陳明實情後便被釋放瞭。若不是有賢妻指點,他怎能安然渡此難關?一想到妻子,微笑便爬上他的眼角眉梢,想著不知妻子是否會熬一碗粥來為自己壓驚。

            當他叩開自傢大門時,便見守在桃樹下的阮氏,樹下擺瞭一張幾案,案上放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粥。他快步向妻子走去,一把將她擁在懷裡,在她耳邊輕道:“我回來瞭。”阮氏亦輕拍丈夫後背,在他懷裡恬靜地笑。

            他們相敬相愛,相持相攜,看春去春回,花開花謝。若是可以,許允真想攜著妻子的手一直走下去,走到歲月的風霜白瞭少年頭,走到時光的年輪在他們臉上留下道道細紋。q

            然而身處亂世,想要一世長安甚是艱難。三國末年,司馬氏後來居上,許允身在風雲詭譎的曹魏步步驚心,稍有不慎即是萬劫不復。

            縱是阮氏再聰慧,許允再謹慎,他們都沒能逃脫命運的擺佈。後來許允被流放,妻兒不得同行,這年冬天,他因受不住北方極寒而死於路途,從此留她一人守著那個再無法兌現的桃花之約。

            世間有種愛正如清水煮粥。當清水乍遇米粒時,水不願與米共處,所以才會不停翻湧,將米粒翻上拋下地折磨煎熬。但時日久瞭,一切平靜下來,呈在世人眼前的卻是一團和諧—清水用溫暖的懷抱緊緊擁著米粒,同它輕言細語地說著愛意。

            許允與阮氏的愛情便如她捧給他的那碗粥,清淡卻香氣馥鬱。有時愛情的最高境界不是別的,而是日日的相處磨合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即在朝朝暮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