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7ggox'></i>
    <acronym id='7ggox'><em id='7ggox'></em><td id='7ggox'><div id='7ggo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ggox'><big id='7ggox'><big id='7ggox'></big><legend id='7ggo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fieldset id='7ggox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7ggox'><div id='7ggox'><ins id='7ggo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7ggox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7ggox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7ggox'><strong id='7ggo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2. <dl id='7ggox'></dl>

      3. <tr id='7ggox'><strong id='7ggox'></strong><small id='7ggox'></small><button id='7ggox'></button><li id='7ggox'><noscript id='7ggox'><big id='7ggox'></big><dt id='7ggo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ggox'><table id='7ggox'><blockquote id='7ggox'><tbody id='7ggo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ggox'></u><kbd id='7ggox'><kbd id='7ggox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給婚姻一把幸福的梯子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下梯記

            我嫁到瞭一個大戶人傢,這個大戶人傢並非指出身,而是指生活環境。婆傢在市郊有三層小樓,我和老公住三樓,哥哥住二樓,公婆則住一樓,這種傢庭狀態與我想象中的相去甚遠。我幻想的二人世界被打破,感到很不滿,因而和他們一大傢子人一起吃飯,也感到有些拘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婚後不久,我就和婆婆吵瞭一架。那天,老公出差,婆婆做瞭餛飩,給我們每個人盛瞭滿滿一大碗,上面浮滿瞭香菜。我從小就不吃香菜,便一邊吃,一邊往外挑香菜,婆婆的臉色便不太好看,繼而當著公公和哥嫂的面數落我,說自己做瞭這麼多年的飯,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子對待過,老瞭還要被人挑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話我可不愛聽。我怎麼瞭?我不愛吃香菜,還不能挑出來?別合計著我住在你傢,你就能欺負我!我一時火起,把那個盛滿瞭我挑出來的香菜的碟子,啪地扣在瞭桌子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全傢人都愣住瞭,婆婆沒有想到我會有這樣的舉動,反應過來後,飯也不吃瞭。站起來直接就回屋裡生氣去瞭。公公嘆口氣,也跟著去瞭。倒是嫂子心直口快地勸我:也沒有什麼大不瞭的事情,以後註意點就行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什麼?我以後註意點?我覺得嫂子也在欺負我,跟她頂撞起來。結果,哥哥和嫂子也拂袖而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之後幾天,我就處在十分微妙的環境中。每天到瞭吃飯的時候,除瞭公公喊兩聲外,再也沒有人喊我瞭。我裝作清閑自在,一個人出去吃飯。但是吃完飯,總要回傢睡覺啊。而且一傢人在一個屋簷下生活,想不碰面也不可能啊。我多少感到有些尷尬,一個人若是誰也不答理你,還真有點不妙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老公出差回來的第2天知道瞭這件事。那天晚上,他笑瞇瞇地對我說:我跟你說件事。我脖子一梗:說吧。反正事情出來瞭,死豬不怕開水燙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老公跟我講瞭他的童年,那個時候,傢裡生活困苦,一個月隻能改善一次生活,常常是婆婆包幾個包子,或者做一頓能數得過來的餃子,婆婆的節約就是那個時候養成的。人都有自己的性格,而且人老瞭,對一些事情會更敏感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打斷他,問: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笑瞭笑,說:明天一起吃飯再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第2天,一大傢子人坐在一起吃飯,老公像變戲法一樣,突然從身後拿出一個血壓計,對婆婆說:媽,你看。這是小遊昨天跑去給你買的電子血壓計,說你和爸年齡大瞭,那臺老式的不好用,這個電子的更直觀,一看就明白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疑惑地看著他,他對我眨眨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婆婆接過血壓計,好奇地拿給公公看,臉上分明有瞭笑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晚上,我下班到傢後正準備上樓,婆婆忽然喊住我,認真地對我說:小遊啊,二柱都告訴我瞭,你從小就不吃香菜,這你怎麼不早說啊?以後我做飯菜就不放瞭。到我這裡,就跟在你媽媽那裡一樣,別見外。我鼻子一酸。拉住婆婆的手,喊瞭聲:媽。便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晚上,我抱著老公的肩膀,問:那個血壓計是從哪兒來的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假裝恍然大悟的樣子:哦,你是說那把梯子,是吧?從哪兒來的很重要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是的,那把梯子,讓我從高高在上的尷尬中順利著陸。再說,兒子盡孝心是應該的,還有什麼好問的呢?不問就不問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上梯記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婚後的我不斷地說,不想馬上懷孕,我們還年輕,要等到30歲之後,有瞭經濟基礎再說下一代的事情。婆婆與公公都表示贊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根本沒有想到會懷孕。我與老公一直采取嚴格的避孕措施,但是激情之下,誰也不知道哪裡出瞭差錯,總之,我懷孕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堅決不要這個孩子,此時此刻,婆婆卻不同意瞭。她堅持生孩子要順其自然,既然懷上瞭,就應該留下這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實在的,老公當時也慌瞭手腳,對於孩子的去留,他口頭上表示聽我的,但是行動上卻沒有這樣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的脾氣變得很壞,但老公沒有責備我,也沒有跟我針鋒相對。他找來一些有關孕婦保健的書讓我看,我明白他的意思,卻拒絕看那些書,直到有一天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天下班回到傢,我換瞭鞋,走進臥室。天啊,臥室的墻壁上貼瞭很多娃娃照,上面的孩子都白白胖胖的,男孩、女孩都有,各種表情,各種姿態,可愛極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正當我母愛泛濫的時候,老公忽然伸手蒙住瞭我的眼睛,說:你現在開始想象,你的肚子裡也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小生命,你還忍心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不忍心,說句實話。當開始有瞭反應的時候,我就對這個小生命有瞭感情,但一開始我信誓旦旦地說要等有經濟基礎之後再要孩子的。如果現在要瞭這個孩子,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像無賴一樣,對著老公伸手:那你給我一把梯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老公得意地笑瞭,拍拍我的頭,說:早搭好瞭。從你懷孕的那天起,我就對媽說瞭。這個孩子是順其自然地來到咱傢的,是天意,豈有不要的道理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天啊!難怪婆婆老是這樣說,原來如此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於是再在一起吃飯的時候,我就說,孩子早晚都是要,現在有瞭,不如就要瞭。於是,一傢人都笑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其實,婚姻真的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以經營,很多時候,不美滿的婚姻就是因為少瞭一把幸福的梯子而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想,在以後的日子裡,我也要給他相同的梯子,是誰說過,男人也需要關愛。